摘要:音樂培訓如何在標準化與自由度之間找到平衡?

導語

校外學科培訓受限后,非學科培訓需求激增,音樂培訓賽道吸引了數千家新機構入局。盡管音樂培訓市場潛力不容小覷,但師資質量參差不齊、課程設計難度大等因素也制約著音樂培訓機構的規?;l展。隨著越來越多機構入局,音樂培訓競爭或將迎來新變化,音樂培訓能否走出困局?

一、超4100家機構新入局音樂培訓

“雙減”之下,學科教育培訓機構接連退場,非學科類培訓日漸火熱。作為非學科類培訓中一個重要的板塊,近年來,音樂培訓市場迅速擴容。今年,伴隨“雙減”政策的出臺,音樂培訓需求進一步爆發,同時,有越來越多機構參與音樂培訓市場的爭奪。

過去幾年,少兒AI互動課的熱度持續提升。今年,在政策風向的變化下,少兒AI互動課的比拼也蔓延至純素質類科目,音樂啟蒙課程成為各大品牌爭先布局的領域。

5月,美術寶教育上線小熊音樂AI課,主打針對4-8歲兒童的全方位音樂素養和音樂智力的在線智能音樂課。6月,咕比啟蒙上線咕比音樂啟蒙,定位零基礎聲樂、器樂啟蒙,融合樂理、聲樂、鋼琴三大知識模塊。10月,斑馬App推出面向6歲以上兒童的音樂啟蒙產品“斑馬音樂”。斑馬音樂(系統版)課程包含144天樂理動畫、班主任輔導服務和48首獨立演唱作品。

與此同時,轉型中的教培機構也將目光投向了音樂培訓賽道。新東方南京素質教育成長中心等將音樂列入其計劃的素質課程體系中。不僅如此,在11月16日,南昌市東湖區新東方藝術培訓中心有限公司成立,該公司由斯林姆(北京)國際教育有限公司100%控股,而斯林姆(北京)國際教育有限公司為新東方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據悉,還有不少學科培訓機構嘗試通過控股或者項目合作的方式開辟音樂培訓新業務。

在企查查網站以音樂培訓為關鍵詞進行檢索,顯示有超過7萬條相關結果,其中,近一年內成立的在業/存續企業超4100家。此外,音樂培訓領域還有大量小型工作室和個人從業者存在。尤其在低線城市,不少音樂相關專業畢業生在擔任公立校音樂老師的同時,在校外通過個人形式開展音樂培訓。

眾多機構、個人入局音樂培訓的背后,是音樂培訓市場需求的持續增加。據Analysys易觀發布的數據,2020年中國藝術培訓市場規模2446億元,預計2022年達2989.4億元,其中2020年我國音樂教育市場規模約992億元,到2022年將增長至1137億元。

“雙減”政策落地后的第一個學期,孩子課后作業、校外輔導明顯減少,也因此空出了不少課余時間。家長為孩子選擇非學科類培訓的意向隨之有所增長。根據南都民調中心社會調查與公共輿情研究課題組發布的《非學科類培訓消費情況調查報告(2021)》,超八成受訪者有給孩子增報非學科類培訓班,年收入越高的家庭,增報的比例越高。增報的課程主要集中在舞蹈、音樂、書法和美術等方面,其中音樂類占比28.64%。

同樣,在今年雙十一,樂器類商品在淘寶等平臺也搶占了不少風頭。淘寶教育數據顯示,11月1日,直播為樂器類商品帶來的成交額增幅超110%。據悉,集樂器、音樂文化、音樂教育于一體的恩雅音樂今年雙十一剛開賣40分鐘就完成了去年1天的成交額。樂器銷量增長的背后或也透露著音樂培訓需求的增加。

二、千億市場規模 音樂培訓好做嗎?

雖然音樂培訓市場規模持續擴大,而且政策對于音體美等素質教育科目也持鼓勵態度,但是教培機構要想入局分得一塊可觀的蛋糕卻并非易事。

教師資源匱乏以及教研、教學質量難以保障成為音樂教育機構一直以來面臨的痛點。盡管九大音樂學院以及其他高校的音樂相關專業每年都會輸出不少畢業生,但是除去公務員、事業單位、學校、傳媒類、娛樂類等就業方向外,真正流向培訓市場的音樂專業人才并不充裕。教培市場上專業能力強,且擅長教學的音樂老師更為稀少。

不僅如此,在音樂培訓賽道,由于家長訴求和行業現狀間的矛盾,培訓機構為吸引生源,幫助老師美化簡歷早已不是新鮮事。一些培訓機構甚至不惜編造謊言,近年來,音樂培訓機構老師專業、學歷造假事件多次遭遇曝光。

師資的問題也直接影響了音樂培訓行業的課程體系和教學效果。從當前市場上音樂培訓機構的課程設計來看,大多缺乏長線規劃,主要集中在低齡段和藝考輔導。其中,低齡段雖然通常主打興趣開發,但不少機構的課程終究陷入為證書、為比賽服務。

丁麗是一位小學四年級孩子的母親,在陪伴孩子學習鋼琴的近五年時間里,她最大的感受就是授課老師一直誘導孩子考級、參加比賽。據丁麗透露,“孩子學鋼琴以來,老師的教學始終沒有脫離考級體系,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來練習考級曲目,卻忽略了孩子的興趣開發和審美提升。很多時候也不確定孩子是因為喜歡音樂才練琴,還是只是把它當作一項任務在完成。我們作為家長,總覺得孩子都堅持了這么多年,也不想他放棄,所以又找各種理由引導他繼續學下去?!?/p>

除了投入大量精力在考級上外,丁麗表示,“老師還給孩子安排了很多比賽,級別從區級、市級到國家級不等。而且老師也總是給家長灌輸應該讓孩子多參加比賽,不僅孩子可以得到鍛煉,也能獲得榮譽的觀念。其中一些比賽我們也不確定其公信力和含金量,但依然有很多家長繳納報名費甚至開額外的課讓孩子參加?!?/p>

“雙減”之后,大量非學科培訓機構成立,培訓質量問題再度受到廣泛質疑。《非學科類培訓消費情況調查報告(2021)》中提到,有近半數的受訪者反映非學科培訓機構的師資水平、課程質量偏低。

這一現狀折射出當前音樂培訓市場的困境。有多位音樂培訓從業者表示,課程單一、同質、缺乏創造性,是國內音樂教育整體面臨的問題。一方面,是因為大量中小機構本身并沒有能力研發興趣開發與效果呈現相平衡、相匹配的課程;另一方面,藝術培訓的成果并不像學科培訓那么直觀,比賽獲獎、通過考級這種方式是最容易讓家長感受到孩子學習成果的。

當下,音樂已被政策歸入非學科類科目,也被視作是素質教育的重要部分。然而,現實情況是,家長對于音樂培訓的功利心以及內卷程度已逐漸顯現。但在這背后,不少家長對于音樂培訓的了解程度尚淺,并不清楚如何為孩子選擇合適的項目,也難以獨立、科學地為孩子制定學習規劃。因此,擺在音樂培訓機構面前的難題還包括培育家長對于藝術培訓的認知與態度。

10月20日,人民日報發布《構建校外藝術教育新格局(新語)》,提到主管部門要建立校外藝術教育評價制度,強化行政監管。10月22日,浙江省文化旅游廳公布《浙江省文化藝術類校外培訓機構準入指引(試行)(征求意見稿)》,對文化藝術類校外培訓機構的從業人員、培訓內容、審批登記、場地設施等方面進行了規定。

接下來,音樂培訓機構的規范化或將提上日程。對于音樂培訓機構而言,在教培行業整體面臨洗牌的形勢下,保持健康的現金流、提高抵御風險的能力無疑是堅持下去的基礎。而要想實現規?;l展,解決師資和課程設計的難題也是重中之重。

有業內人士分析,過去學科培訓領域能夠滋養出市場規模較大的企業,本質上是因為這些企業解決了體系化的教研、教學工作,企業本身的價值就非常明顯,而且也足以賦能體系中的老師。但是音樂培訓賽道與之不同,這里存在大量的個人老師和小工作室,這種形式的重點在于老師的價值。音樂培訓機構要想擴大規模,機構自身的價值必須要突出,所以,教研、教學的體系化問題是關鍵。不過,由于音樂培訓的特殊性,它需要在技術的標準化與藝術的自由度之間找到平衡,因此又給培訓機構增加了較大的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