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何將趣味性和教育性做更好的融合依舊是難點。

導語

伴隨人工智能概念的走紅,機器人已經在農業、醫療、服務等多個行業被廣泛應用。教育領域,在寓教于樂理念的推動下,編程機器人也逐漸走入更多家庭。去年以來,因為“雙減”政策的落地,學齡前和義務教育階段學科培訓面臨巨大沖擊。但是家長不希望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心態不變,許多家長依舊敏銳地在市場上搜索各種能為孩子帶來啟蒙、益智效果的產品。當玩具貼上教育的標簽后,能吸引更多家長買單嗎?

智能玩具需求增加,編程機器人賽道競爭激烈

因為家長為孩子消費的意愿一直相對較高,故而兒童玩具市場向來被視作是常青市場。即便在各行各業都受到疫情影響的這兩年,國內市場玩具零售總額依舊保持平穩增長。

5月,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發布的《2022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發展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提到,2021年,國內市場玩具零售總額為854.6億元,比2020年增長9.6%,其中,天貓、京東和抖音三個平臺玩具銷售總額比2020年增長9.3%。根據其此前發布的《2021年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行業發展白皮書》,2020年,國內市場玩具零售總額為779.7億元,比2019年增長2.6%。

玩具市場持續擴容,消費者對于玩具的需求也日漸多元化,玩具市場上產品的品類亦不斷豐富。過去幾年,在科創教育的風潮下,益智類玩具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青睞。尤其伴隨家長對孩子啟蒙的重視,玩具的教育屬性也成家長為孩子挑選玩具時重點考慮的因素之一。

《白皮書》顯示,除產品安全性和價格兩個重要因素外,受訪消費者購買玩具考慮的其他因素中,趣味性是首要因素,占比為40.4%;其次為教育性,占比為36.1%。

基于這樣的契機,切中教育和機器人兩個熱門詞語的編程機器人成為玩具市場上不容忽視的新力量。

編程機器人市場的選手中,不乏樂高、索尼等國際巨頭。上世紀八十年代,樂高集團建立教育產品部門,把搭積木玩法變成訓練邏輯思維方式。而后,樂高集團推出了適合2-16歲的“科學+工程為主的STEAM 教育套件”和“we do”兒童編程工具,還組織了機器人比賽。在進入中國市場后,樂高也十分注重與教育的連接,在校內校外齊發力。

不同于樂高憑借邊玩邊學的理念在玩具市場走紅,索尼在中國消費者心中的印象大多停留在數碼產品巨頭。不過在2015年,一向以數碼設備聞名的索尼成立了全資子公司索尼國際教育公司,目標定位為“培養具備綜合能力的未來人才”。2017年,這家公司不僅推出了主打陪伴功能的機器狗AIBO,還進軍可編程教育機器人市場,推出了KOOV可編程教育機器人套件。

與此同時,也有不少國內企業將目光投向編程機器人領域。熟悉機器人賽道的人大多對優必選不陌生。這家一直致力于智能服務機器人研發的企業早在2018年5月收獲由騰訊領投的8.2億美元投資后,估值就已達50億美元。除了躋身國內智能機器人領域的獨角獸之列外,優必選還因為數次登上春晚舞臺被全國觀眾認識。而在這之前,優必選也已捕捉到兒童教育的商機,在2016年,推出了一款STEM教育智能編程機器人——JIMU機器人。

而在智能硬件上廣泛布局的小米,也沒有錯過兒童教育機器人市場,于2016年上線米兔機器人系列。此外,2008年成立的森漢智能,在2019年初發布新品牌“樂森(ROBOSEN)”,進入玩具機器人賽道,并推出第一款自主品牌的變形機器人產品T9。與此同時,一些STEAM教育機構也在著手布局玩具業務線。

長期以來,兒童的日常陪護與教育問題都是擺在家長心頭的重要問題。近年在人工智能浪潮的推動下,編程機器人產品愈加豐富,市場需求也在增加。從家長的角度,編程機器人作為孩子的智能陪伴,除了基本的游戲娛樂屬性外,還能幫孩子鍛煉思維能力、動手能力,甚至學習基礎的編程知識。多重功能疊加,也就不難想象初聞編程機器人概念的家長會動心了。

編程機器人品牌繁雜,產品質量參差不齊

智能機器人的熱潮下,資本也迅速流入這一市場。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度,我國機器人領域融資事件超160起,其中融資金額超億元的有不少于70起。

盯上教育機器人的企業近兩年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也可圈可點。2021年6月和12月,樂森(ROBOSEN)相繼完成B輪和B+輪融資,兩輪融資總額近億美元??梢钥萍荚谌ツ?月收獲千萬級美元B輪投資后,又于今年4月完成C輪融資。

企業、資金持續涌入編程機器人賽道,足以看出大家對于該領域的看好。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編程機器人市場要真正跑起來依舊面臨不小的挑戰。

打開淘寶、京東等電商APP搜索“編程機器人”,豐富多彩的商品映入眼簾,其價格從幾十元到幾千元不等,產品形態多種多樣,質量、性能也是千差萬別。

在淘寶平臺以實時銷量排序,銷量較高的編程機器人中不乏價格一兩百元的產品。由此可見,盡管編程機器人背后的教育屬性對許多家長充滿誘惑力,但是家長在選購相關產品時,依舊受價格影響明顯。

而具體了解百元左右的編程機器人產品后也不難發現,其中存在不少打著編程機器人旗號,但功能薄弱的產品。針對這類產品,不少家長吐槽“只是裝了電池的積木而言,絲毫看不到編程教育元素?!贝送?,還有一些產品雖然嵌入了編程教育,但是因為教學視頻講解不清楚、缺乏趣味等,也無法吸引孩子學習,導致所謂的機器人最終也只能淪為普通的拼插積木。

除了家長期待的教育屬性不盡人意外,質量問題則更令家長擔憂。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政府通報12類1582批次不合格玩具和嬰童用品,比上年增長346.9%。從電商平臺的買家評價中也能看到,有不少消費者就某些編程機器人商品吐槽“缺少零件”“零件味道大”“零件尺寸不標準,接口處是歪的”“拼接費勁,體驗感差”等。因此,在品控關方面,國產編程機器人廠家仍有較長的路要走。

雖然當前編程機器人產品仍存在許多不足,但是從政策對于青少年人工智能課程的鼓勵以及社會對于具備相關能力的人才要求來看,人工智能玩具的市場潛力仍在。

去年9月,教育部公布的《2021-2022學年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名單》中,就不乏全國青少年人工智能創新挑戰賽、全國青少年人工智能創新挑戰賽、世界機器人大會青少年電子信息智能創新大賽、少年硅谷——全國青少年人工智能教育成果展示大賽。有賽事作為出口,編程機器人自然也能吸引部分家長的熱情。

不過當下,如何將家長的關注度轉化為市場購買力依舊考驗著各家企業。有業內人士表示,提高家長對編程機器人的認知是當前階段必須做的事情之一。盡管少數高知家長對人工智能有所了解,且愿意接受千元以上價格的智能機器人產品,但是對絕大多數家長而言,即便他們表現出對編程機器人的好奇,卻不知如何選購相關產品。這種情況下,其往往會重點考慮價格因素,可低價的產品中存在大量“偽編程機器人”,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市場口碑。因此,培育家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外,目前相對知名的編程機器人品牌的產品價格大多過千元,研發一批相對精巧、價格更低的初級“真編程機器人”套裝也顯得非常必要。

“寓教于樂”一直都是正確的理念,且備受各界推崇,但是要真正走通這條路實非易事。對企業而言,如何以編程機器人作為載體,打通編程知識、教學、產品設計,甚至競賽、選拔等環節,將游戲、科技、教育以自主、創新、互動的方式融合,仍是巨大的挑戰。